有多少贫困学子需要同样的“心仪的学费” 文体娱教-长白时评 侯薇 2701495
有思想 / 有温度 / 有品质
有多少贫困学子需要同样的“心仪的学费” 文体娱教-长白时评 侯薇 2701495

报料电话:0431-82902222

有多少贫困学子需要同样的“心仪的学费”
2018-08-03 来源: 中国吉林网

  8月2日《河北日报》报道:“心仪,祝贺你考上北京大学,你是寒门学子励志成才的榜样。我代表王东峰书记向你表示祝贺。”8月1日下午,受省委书记王东峰委托,省教育厅厅长杨勇来到枣强县枣强镇新村,看望慰问新考入北京大学的王心仪同学。

  已经没有必要再对“感谢贫穷”而引发网络热议了,因为“感谢贫穷”,已经有了一个最好的结果,那就是“心仪的学费已经有着落了,省里相关部门为心仪提供了助学金,省教育厅还主动联系北京大学,为她大学期间的生活提供帮助。”一个如此皆大欢喜的结果,难道不是所有公众所期待的共同愿望吗?

  其二,还有多少同样贫穷的学子需要一份“心仪的学费”?枣强有,其他临近县也有,同县有,同乡也有,甚至就在该贫困生的同学之中,也一定会有同样的,甚至比她还要穷的贫困学生。那么,所谓“心仪的学费”,是不是就是所有贫困生的共同愿望与期待?

  其二,还有更多的学子存在“被遗忘的助学金”。报道中如是说:“省里相关部门为心仪提供了助学金”,也就是说,该贫困生所享受的助学金,是一个特例,并且这个特例是在省领导及省里相关部门的共同谋划下才得以顺利实行。那么,也就一定存在特例之外的“被遗忘的助学金”。据了解,在中学读书期间,按照国家规定,她享受了国家助学金,高一、高二每年2000元,高三2500元。即便在校期间的助学金,也并非每一个贫困学生人手一份,而是需要各级教育部门层层把关,然后才得以救助到学生本人,那就可能存在“遗珠”之憾。而“省里相关部门”所提供的助学金,摆明了一个事实,还有千千万万个贫困学生,尚未得到省里的同等重视,也没有人为他们解决一份同等份量的助学金。那么,“被遗忘的助学金”,何年何月何日,才能被送到即将踏进高校大门的贫困学子手中?

  其三,“心仪的学费”,应当形成良好可传承的制度。“感谢贫穷”,对于官方来说,实则是一声警钟,一声号令,敲响、震醒其责任感与帮扶制度。该来的来了,对于该贫困生来说,号令一出,立马解决难题,但对于其他更困难更贫穷的学子来说,只有形成统一的制度,可传承的制度,才可能造福今后的所有贫困学子。而这才是“感谢贫穷”,应当引起的震动与反思。对贫困家庭学生建档立卡,仅仅只是最基础性的工作,没有上级领导的督促,这些早就应该是学校及教育部门的基本功,而制度化的基础上健康运行各项建档立卡工作,岂不是水到渠成之事?别再让更多的学子承受“被遗忘的助学金”,才是对“感谢贫穷”最好的解读。而别再让书记“托专人看望”,似乎才是更多贫困学子之福。毕竟只有制度托底,助学金才有保障。(李振忠)

编辑:侯薇吉网新闻热线:0431-82902222
中国吉林网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长白讨论

中国吉林网 评论出品

邮箱:ChinaJilin@126.com

分享到: